发现无锡 1915年巴拿马万国博览会金奖背后

发现无锡 1915年巴拿马万国博览会金奖背后

早在5000多年前,丁蜀镇即有制陶业,商周时期出现精美的印纹硬陶和原始青瓷,秦汉时期出现釉陶烧制。

民国前期,宜兴紫砂的发展走势高低起伏。随着民族工商业的发展,上海一批实业家开始关注紫砂行业,纷纷投资成立了制作、烧制、销售紫砂的公司和企业,他们延请名师,生产、制作高档紫砂艺术品。

当时,规模最大的紫砂商号——利永陶器的总公司就设在蜀山。为利永陶器效力的有紫砂艺人有俞国良、冯桂林、汪宝根、吴云根、李宝珍、程寿珍、蒋彦亭、裴石民、王寅春、朱可心、顾景舟等,产品除销售国内各地,还远销日本、泰国、菲律宾、马来西亚、新加坡、印尼及西欧、南美等海外市场。

这为宜兴紫砂业的进一步发展和走出国门创造了条件,也造就了一批紫砂名家。他们创作的紫砂陶器在国际赛会上屡获金奖,为民国时期的宜兴陶业带来了发展的新气象。

1915年,美国为庆祝巴拿马运河正式通航,在旧金山市举办了“巴拿马太平洋万国博览会”(又称“巴拿马赛会”)。博览会2月20日开展,12月4日闭幕,展期长达九个半月。这也是迄今为止唯一一届不以举办地命名的世博会,总参观人数达1900多万人,开创了当时世界历史上博览会历时最长、参观人数最多的先河。

1914年4月初,美国政府派特使爱旦穆专程来到中国,邀请中国派代表团参展。中国政府视巴拿马赛会为走向国际舞台的大事,并为此专门成立了筹备巴拿马赛会事务局,各省相应成立出口协会,并制定章程,广泛征集国粹精品参展。同年6月16日,北京政府农商部派员赴各省审查参会展品。江苏省60县共征集各类展品37000余件,合格赛品达16000余件之多,苏州刺绣、宜兴紫砂陶器、无锡惠山泥人、扬州螺钿镶嵌雕漆等都出现在了本次赛会的展台上。

在此次展会上,中国共获得1211个奖项,其中大奖章57枚,荣誉奖章74枚,金奖258枚,银奖337枚,铜奖258枚,荣誉奖227张,成为31个参展国中最大的赢家。其中,宜兴制壶名匠程寿珍制作的“掇球壶”、范大生制作的“四方隐角竹鼎壶”、“大柿子壶”获金奖,另有江案卿、周文伯等人紫砂作品获优奖。

想要在世博会上摘金夺银并非易事。评委由500名来自世界各地的专家组成,统一使用一套精心制订的规则为展品打分。奖项共分6个等级,大奖章为最高等级,荣誉奖为95-100分,金奖85-94分,银奖75-84分,铜奖为65-74分。当时巴拿马赛会参展展品达20多万件,宜兴紫砂首次亮相国际舞台就拿下金奖,实属不易。

程寿珍(1858-1939),宜兴人,师承养父邵友廷。他终日手不辍泥,技艺精进,脱匠气而自成一体。及至晚年,其制壶技艺更是达到了炉火纯青之境。

程寿珍擅制大圆壶、扁圆壶、汉扁壶、仿鼓壶等形体简练的光货紫砂,其所制紫砂壶用料讲究,线条流畅舒展,粗犷而不失雅致,壶风古朴庄重,稳健丰润。在第一届巴拿马赛会上获得金奖的“掇球壶”,就是他的代表器型之一。因壶身与盖仿佛大小双球累叠,故称“掇球壶”,其造型浑朴周正,线条清晰,口盖严密。

1933年,程寿珍所制“掇球壶”参展美国芝加哥万国博览会再获优奖。这件获奖的掇球壶属小型紫砂茶壶,高13.4厘米,口径7厘米,泥质浑然细腻,呈漆墨色,壶身浑圆。壶盖内部及底部均钤有程寿珍名款“寿珍”,壶底另钤有一段24字印文:“八十二老人作此茗壶 巴拿马和国货物品展览会曾得优奖”。

但壶界认为,程寿珍此时80岁不到,何来“八十二老人”之说?据程氏长孙程永章回忆,“祖父过世时,七十多岁,绝对没有八十岁”, 这方印章系程寿珍1933年万国博览会获奖后,一位热心人镌刻相赠,他并不清楚程寿珍具体年岁。

再来说说范大生这位宜兴紫砂界公认的制壶泰斗。他19岁师从紫砂名工范甫学习,所制茗壶工艺精绝,“大生壶”名噪一时,时有“千金易得,大生壶难求”之说。1913年,利永陶器公司创办后曾聘范大生为技师。1916年,范大生受江苏省立第五中学校长童斐之邀,担任该校陶业教师长达7年之久。

清末民国时期,范大生的陶瓷作品方隐角竹鼎壶、大柿子壶、东坡提梁壶、合梅壶、合菱壶等,六次参展世博会六次获奖。他创作的大型紫砂雕塑《雄鹰独立》,1935年参展英国伦敦国际艺术展览会获得金奖,现藏于英国伦敦博物馆。

在国际博览会的舞台上,宜兴紫砂用一个个奖项诠释独特的艺术魅力。在1926年美国费城世博会、1930年比利时世博会上,宜兴紫砂皆有获奖。特别是1933年的美国芝加哥世博会上,获奖的有俞国良的“四方传炉”、汪宝根的“大东坡提梁壶”、“三友瓶”等,其中朱可心“云龙紫砂鼎”更是获得了赛会的特级优奖。

此后,宜兴紫砂再次在世界性展会斩获金奖,那要到1984年举行的莱比锡春季国际博览会了。当时,李昌鸿、沈蘧华夫妇合作,沈汉生镌刻的“竹简茶具”以及顾绍培制作,谭泉海、沈汉生镌刻的紫砂“百寿瓶”获金质奖。宜兴紫砂的国际影响空前提高,受到香港市场的热捧,名家作品甚至出现了“等金换壶”的情况。

在第一届巴拿马赛会上,中国馆因为获得了赛会的展馆大奖章,且展品获奖总数列各国获奖之冠,被作为永久性建筑保留下来。而当时那些漂洋过海参展的中国工艺品在展会结束后,一部分留在了海外,一部分荣归故里。

在1915年巴拿马赛会中国参展的紫砂工艺品中,就有一把“返乡”的梅桩壶。壶身系传统梅桩造型,三弯壶嘴,器型古朴典雅,壶身一面刻有英文“中华民国选送参展巴拿马万国博览会”和“1915年”字样。从壶底落款看,此壶出自宜兴一家名为“护封”的商号,制壶艺人姓张,其他背景就无从考证了。根据壶内残留茶渍,业内专家推断,此壶参展归来并未被束之高阁,而是流落民间,作日常泡茶之用。历百年风雨而能够被完好地保存下来,不能不说是一个奇迹。

这把梅桩壶后为上海一藏家重金收藏,曾作为中国参展世博会见证亮相2020上海世博会。

可以说,民国时期是宜兴紫砂走出国门、走向世界的黄金时期,而世博会让宜兴紫砂艺术有机会站在世界工艺品舞台中央,向世人充分展示它的独特魅力。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